<table id="suuwu"><noscript id="suuwu"></noscript></table>
  • 早用上 Web3,中国足球都有救了

    摘要

    让球迷都能当上「足球经理」,还在早期尝试中。

    不久前结束的 2022 卡塔尔世界杯上,梅西终于在万众期盼中,率领阿根廷队捧起大力神金杯。

    最好笑的段子不是「梅西终于不慌了」,而是有网友提示,「梅老板」在法国巴黎圣日尔曼队的比赛何时开踢,「到时候大家一定会去看哥哥的是吧?」。

    对于世界杯「期间限定球迷」的讽刺放在一边,在疫情影响下,欧洲足球俱乐部的衰退,并不是一个球星夺冠就能拯救的。

    去年,当加密货币行业依然火热的时候,各种加密币交易所热衷于给各大球场冠名。「土豪冠名」的另一面,确实有公司在尝试,使用 Web3 工具来运营足球俱乐部,让运动产业搭上「去中心化」的高速列车。

    在全球运动产业低迷的情况下,Web3 能实现「For the fans,By the fans」(球迷享,球迷治)的宏伟梦想吗?

     

     

    01

    欧洲「超级联赛」梦碎

     

     

    世界杯中不戴口罩的球迷、满座的球场虽构成了疫情后生活秩序恢复的景象,却不能拯救新冠疫情影响下愈加脆弱的足球体系。

    新冠的影响下,足球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越发突出。根据 UEFA 在 2022 年的报告,新冠疫情使欧洲足球损失了 70 亿欧元,而疫情期间俱乐部 42% 的现金流需求都不得不依靠第三方债务。即使大多数国家早已放开比赛禁令,俱乐部的财务可持续性和整个足球生态系统的脆弱性仍是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

    这种系统性的困境也导致了 2021 年 12 家欧洲顶级俱乐部(曼联、曼城、阿森纳、热刺、切尔西、利物浦、巴萨、皇马、马竞、国际米兰、AC 米兰和尤文图斯)对欧洲超级联赛(The Super League)的倡议。

    在欧洲超级联赛的构想下,创始俱乐部将获得永久资格,永远不会面临降级,每年还会有 5 支俱乐部球队依照最近国内联赛赛季的表现,获得加入资格。

     

    设想中的「欧洲超级联赛」最终胎死腹中|Skysports

     

    这项联赛的发起有非常直接的理由。由于比赛中断和缺乏观众,即使顶级俱乐部也遭受了巨大损失。

    英超俱乐部在 2020/21 赛季总共损失了 10.5 亿英镑。欧洲超级联赛的创始俱乐部将会得到投资银行摩根大通提供的 35 亿欧元赠款,并且由于消除了降级或错失欧冠资格的危险,它们将成为更有价值、更稳定的企业。

    在球迷、俱乐部、国家机构、欧洲足联、国际足联的反对下,这个项目最终在提出 48 小时后宣告破产。

    其中一项反对的原因是,它为欧洲最精英的俱乐部创造了一个封闭的体系,并让其他小型俱乐部生存更加难以为继。许多人将欧洲超级联赛视为足球的美国化——没有升级或降级,富有的老板掌握着巨大的权力,而俱乐部将失去根植于本土的传统、球迷将失去话语权。

    这个失败项目也直接引发了英国政府对足球体系的调查。调查写道,「足球需要一种新的公司治理方法来支持这项运动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Web 3 为公司和俱乐部带来了新的盈利模式,其「去中心化」的承诺让球迷看到了创建「For the fans, By the fans」的足球体系的机会。

    尽管尚不清楚什么是「新的公司治理方法」,公司、俱乐部、球迷早已开始自发尝试用 web 3 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

     

     

    02

    新的生意:

    球迷货币化

     

     

    UEFA 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疫情给欧洲俱乐部造成了 70 亿欧元的损失,顶级球员的工资却上涨了 2%。

    因此,俱乐部们开始寻找富有的投资者,沙特收购纽卡斯尔联就是个例子。在过去的几年里,俱乐部也接受了「新富」加密货币行业的支持,加密货币行业也得到了球迷带来的巨大收入潜力。

    这些公司中最著名的莫过于 Socios。它融合了运动和加密货币行业,引发了一波模仿浪潮。

    Socios 由前在线赌博大亨 Alexandre Dreyfus(他也创立了区块链公司 Chiliz)创立,与 25 个国家超过 145 个俱乐部合作,巴塞罗那、巴黎圣日耳曼和 AC 米兰这样的知名俱乐部也在合作行列内。

    「当然这是金钱驱动的,」Dreyfus 说,「球队需要给球员付钱,球员越来越贵,因此你需要更多收入。我们是新的收入来源。」

     

    Socios 目前合作的国际足球俱乐部品牌|Socios

     

    Socios 向俱乐部支付最低金额和分阶段销售球迷代币产生的部分收入(兑换成欧元)。在初始阶段,代币以固定价格出售。如果初始销售达到最低限度,Socios 将从后续每个代币的销售中抽成约 50%。这之后,代币将分批发行,直到达到最大值(最大值反映了俱乐部可能拥有的最大球迷数量)。俱乐部可以选择限制一个人的投票数,从而阻止代币囤积。

    在转播费难以增长,票务和赞助费用有限的情况下,与 Socios 的合作的确为俱乐部提供了可观收入和国际影响力。Dreyfus 表示:「我的工作是将占比 99%,却不在体育场内的球迷货币化。」

    仅在 2021 年一年,球迷代币就为参与的俱乐部创造了 2 亿美元。

    Socios 允许球迷通过购买自己发行的加密货币 Chiliz 来购买俱乐部的球迷代币,球迷代币持有者可以获得额外奖励(比如球队主场比赛期间的 VIP 访问权限和签名商品)。通过拥有代币,球迷们还可以为某些球队事物投票,包括但不限于设计球衣、决定球队获胜时唱什么歌。

    在疫情严重的时候,一支土耳其球队球迷用代币投票,在体育场上安装了数千个纸板。每一个纸板都代表着一个无法进入比赛的球迷。

    Socios 和 Chiliz 想在体育和电子竞技领域创造「由球迷控制」,最终「由球迷资助」的组织。

    它们的名称和理念来源于皇家马德里的球队所有权制度。与大多数注册为私人有限公司 (PLC) 的西甲俱乐部不同,皇家马德里注册为会员所有的非营利性体育组织。

    根据 2020-21 年度报告,皇家马德里拥有 91701 名会员。皇马会员被称为 socios,他们可以投票选举俱乐部主席和董事会成员。每四年,socios 们选出约 2000 人组成的成员大会,任期四年,主要对俱乐部财务事物做出决策,并有权对俱乐部主席进行纪律处分。皇马的结构确保了球迷的高度参与。

     

    Socios 平台独家使用 Chiliz 代币|Socios

     

    Socios 和 Chiliz 认为自己可以在皇马的基础上走得更远。它们在官网中写道:

    • 投票权代币化消除了以往「球迷控制」计划可能浪费的运营费用。
    • Chiliz 为体育/电子竞技组织提供了基于他们的意愿的货币化方法(他们的代币化投票权在球迷之间易手)。这可以使小型俱乐部在面对大型俱乐部时不丧失优势。
    • Chiliz 平台对组织间的流动性开放。团队不只需要依靠直接球迷规模创建活跃的投票基础。他们需要存在于自己的竞争生态系统中,并在垂直领域的战场上占据一席之地。Chiliz 意味着他们会接触到每个用户(也就是潜在球迷)。
    • Chiliz 计划为新兴和成熟的电子竞技和体育品牌提供直接的球迷资助。这意味着球迷不仅仅负责帮助管理他们最喜欢的组织。他们可以成为积极的参与者,让组织充满活力,并因此获得投票权和所有权利益。

     

    但俱乐部与 Socios 的合作引发了诸如阿森纳、利兹联和英国足球球迷协会等组织的抗议。球迷反对自己被货币化,认为参与自己的球队根本不需要金钱,担心前景尚未明朗的 Web3 将会成为另一种属于大富翁的投机生意。

    此外,这种会员制的「投票权」并不能给球迷以皇家马德里会员那样的实际权力。俱乐部通过 Socios 给予球迷的投票议题并不是球迷最关心的问题,比如球员转会或战术问题,而是选择主题音乐和社交媒体标志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情。毫无疑问,这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借助 Web3 完成。

    球迷的担心有一定道理。

    Socios 与阿根廷、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家足球队合作发行了球迷代币。这些代币在世界杯期间「谣言买入,消息卖出」的表现招来了许多批评。赛前,阿根廷球迷代币 ARG 币价持续上升,11 月 22 日阿根廷输给沙特阿拉伯时,ARG 大幅度下跌,而之后阿根廷 2-0 击败墨西哥,2-0 击败波兰,再以 2-1 战胜澳大利亚时,币价却同样下跌了。相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葡萄牙球迷代币 POR 上。

     

     

    03

    球迷的梦想:

    用 Web3 重塑

    破碎的体育管理模式

     

     

    一些 Web3 实践者认为,传统俱乐部的经营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而 Web3 能帮助打造新的体育管理模式。

    今年 4 月,WAGMI United 成功收购了英格兰足球乙级联赛球队克劳利镇足球俱乐部(Crawley Town FC)。克劳利镇也成为了第一家完全由 Web3 公司拥有的英国专业俱乐部。

    WAGMI United 是美国的前卫投资机构,由 NFT 领域两位知名人物 Preston Johnson 和 Eben Smith 创立。约翰逊被称为「Pixel Vault」和「PunksComics」的联合创始人。史密斯是 Digital Collectibles Agency 的创始人。

    他们想通过社交媒体的活力和 Web3 领域内的新兴技术(例如数字球迷代币、NFT 和区块链),将克劳利镇俱乐部带到英超联赛,并「重塑破碎的体育管理模式」。

    两个创始人大胆承诺,如果在他们负责的第二个赛季,球队没有晋级甲级联赛,那么他们将组织一场球迷投票来决定他们的去留。

     

    WAGMI United 网站页面|WAGMI United

     

    被 WAGMI United 收购三个月内,克劳利镇足球俱乐部拥有了新主教练(原阿森纳青年队教练凯文·贝齐)、新助理教练、视频分析师、体能教练、守门员教练、数据科学家……

    Preston Johnson 说:「我们希望克劳利镇足球俱乐部成为一个社区俱乐部,任何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可以接触到它。这意味着让我们的球迷在真正对比赛产生影响的决定中拥有真正的发言权,并为拥有 125 年传奇历史的俱乐部写下新的篇章。如果你想对你最喜欢的球队的运作方式发表意见,这是你的机会,这是你的俱乐部。」

    WAGMI United 与阿迪达斯联合发行了 NFT。NFT 持有者除了可以获得俱乐部津贴和兑换阿迪达斯创造的实物和数字商品外,还可以就俱乐部面临的关键问题进行投票。

    不过拥有 NFT 不意味着持有股份,与持有球迷代币一样,NFT 代表一种会员资格。投票权同样给予了当地球迷。今年 7 月,克劳利镇的第一次投票中,NFT 持有者和季票持有者一起投票选出了球队应该招聘的位置。

    挑剔的英国足球球迷协会评价:「这是我们能想到的第一个由支持者拥有的俱乐部直接就场内战略问题咨询球迷的例子。这不是社区俱乐部的常态。

    不过说到底,这不是民主在足球俱乐部的第一次实践。

    上个世纪 80 年代巴西军政府的独裁统治下,巴西球员苏格拉底就与他的队员们一起发起了「科林蒂安民主运动」,给予所有俱乐部成员球队事物的投票权。

    这项运动以事无巨细的全体表决为标志,从清洁工到教练,凡是球队成员,都可以决定小到什么时候吃午饭,大到球员聘用、球队奖金等球队事物。这项制度不仅让科林蒂安队在 1982 年和 1983 年两次夺得圣保罗冠军,还清除了球队债务。

    Web 3 技术是否必然代表着未来的足球治理方式?现在下定论仍为时尚早。

    不过有一个问题值得持续思考:「去中心化」的 Web 3,如何以一种对整个足球生态负责的方式,实现百年来球迷们「民主足球」的梦想?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具有科技的商业洞见。

    特黄把女人弄爽又大又粗毛片
    <table id="suuwu"><noscript id="suuwu"></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