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uuwu"><noscript id="suuwu"></noscript></table>
  • 成立 18 个月估值 15 亿美元,他们却成了 ChatGPT 浪潮最大的输家

    摘要

    Jasper 快要赢得 AI 比赛,然后 ChatGPT 炸毁了整个游戏

    ChatGPT 的爆火点燃了科技圈对生成式 AI 的期待,但对于这个领域的玩家们来说,伴随机遇的是巨大的冲击。而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新锐 AI 独角兽 Jasper.ai。

    在 ChatGPT 之前,Jasper 才是最被看好的 AI 文本生成工具。它可以基于一个简单的短语或提示,创建出数百个单词的文本,在媒体工作者和营销人员之间大受欢迎。

    2022 年 1 月,Jasper 团队只有 9 人,10 个月后扩大到 160 多名,年营收预计达到 6000 万美元。资本市场对 Jasper 的欢迎一目了然,2022 年 10 月,Jasper 融资 1.25 亿美元,在成立仅 18 个月后就达到了 15 亿美元的估值。Coatue 资本的联合创始人兼高级董事总经理 Thomas Laffont 将第一次看到 Jasper 演示时的感受,称为「魔法般的体验」——就像看到第一个 iPhone 一样,让他相信世界即将发生巨大变化。

    然而仅仅 1 个月后,ChatGPT 来了。「没有人想到免费的 ChatGPT,可以这么好、这么快。」意气风发的 Jasper 本以为最终的胜利已经唾手可得,但在短短几个月里,就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

    更糟糕的是,ChatGPT 和 Jasper 还有一层微妙关系。ChatGPT 是 OpenAI 基于自己的 GPT-3 大模型所做的聊天机器人应用;而 Jasper 的技术底层也是 OpenAI 的 GPT-3。也就是说,Jasper 是在对手的平台上,建立了自己的业务。眼下,Jasper 离不开 OpenAI,却不得不面临「平台抢肉吃」的窘境。

    基于这样的背景,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于近日前往 Jasper.ai 办公室拜访了 CEO Dave Rogenmoser,他们复盘了 Jasper 的创业故事和进化历程,并请 Rogenmoser 讲述了过去一个月 ChatGPT 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有读者认为,这是 The information 近年来最好的报道之一。

    以下是报道全文,原标题《The Best Little Unicorn in Texas: Jasper Was Winning the AI Race—Then ChatGPT Blew Up the Whole Game》,原作者 Arielle Pardes。极客公园编译整理。

     

    01「我们不会试图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竞争」

     

    几周前,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OpenAI 的 CEO Sam Altman 打了一个 Zoom 电话,屏幕的另一边是 Dave Rogenmoser,他是 Jasper 的 CEO。Jasper 是一家基于 OpenAI 旗舰大型语言模型 GPT-3 的文案初创公司。两家公司有一个共享的 Slack 频道,在那里他们交换关于 GPT-3 的更新和反馈,而 GPT-3 是 Jasper 业务所依赖的支柱。

     

    OpenAI 是一家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由营利性公司 OpenAI LP 和非营利性母公司 OpenAI Inc 组成。|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Rogenmoser 之所以安排和 Altman 通话,是因为他刚刚在 Slack 频道上看到了一个帖子,OpenAI 宣布推出 ChatGPT——这是 OpenAI 的一款新产品,几乎像变魔术一样工作。只需一个简单的提示,ChatGPT 就可以起草一份商业提案,写一封辞职信,或者解释量子力学的内部原理。事实上,它的工作原理很像 Jasper 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但与 Jasper 不同的是,ChatGPT 是免费的。

    Rogenmoser 对此有一些疑问。「听着,我们需要知道一些你们打算做的事情,」他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办公室告诉 Altman,Jasper 是 OpenAI 的合作伙伴——他为使用 GPT-3 支付了丰厚的费用。OpenAI 不欠 Rogenmoser 任何东西,但如果它计划免费提供聊天机器人,Jasper 的负责人将需要重新考虑一些事情。

    据Rogenmoser说,Altman 向他保证,ChatGPT 不会永远免费。ChatGPT 立刻引起轰动,在几天内就积累了超过 100 万用户。最终,OpenAI 将不得不把它放在「付费墙」后面,哪怕只是为了支付惊人的计算成本。每个聊天查询都要花费 OpenAI 几美分,当一百万用户每天多次使用它时,这一费用迅速增加。

    Altman 还告诉 Rogenmoser,自己没想到 ChatGPT 会这么火爆。他更多地认为这是一次界面升级,而不是一次技术革命,并对它的爆发流行感到惊讶。根据 Rogenmoser 的说法,Altman 提供了一点保证:「我们不会试图与我们的合作伙伴竞争。

     

     

    Jasper 被用于自动生成文案

     

     

    尽管如此,Rogenmoser 还是有一种紧迫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Jasper 已经成为了正在爆炸式增长的生成式 AI 领域的一颗新星。

    2022 年 10 月,Jasper 融资 1.25 亿美元,在成立仅 18 个月后就达到了 15 亿美元的估值。它的客户已经增加到 10 万名,其中四分之三的人每月支付 80 美元或更多的费用来获得 Jasper 的高级人工智能写作模板套件。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该公司 2021 年的收入为 3000 万美元,而 2022 年有望翻一番。

    相比之下,OpenAI 的收益仅为数千万美元——其收入主要来自像 Jasper 这样的初创公司调用其 API 的授权费用。根据路透社,到 2023 年,OpenAI 预计这些来自合伙伙伴的收入将达到 2 亿美元。一位 OpenAI 的发言人拒绝直接评论公司收入。

    在 ChatGPT 出现之前,Jasper 得到了客户无条件的赞誉:一位用户表示,它完成了基本的写作任务,甚至比入门级员工更好,这证明她每月为 Jasper 的「老板模式(boss mode)」产品支付的 100 美元是合理的。该产品提供长篇写作模板和生成多达 50000 个单词的权益。另一位客户是一名网络开发人员,他称,他已经不再雇佣自由职业者来编写网络文案,而是开始使用 Jasper。「潜力是无限的,」他补充道。

    在 2022 年 11 月之前,Jasper 的增长与这一潜力相匹配。2022 年 1 月,该公司只有 9 名员工。到 11 月,它有了 160 多名员工,其中包括 70 多名新工程师和设计师,他们的任务是构建更多、更好的定制模板。

     

    这篇文章,「What's The Big Deal with AI Right Now」,由 Jasper.ai 根据以下提示撰写:「写一篇关于 AI 的文章,以及它现在是如何有史以来第一次生成内容的。」|图片来源:Coatue

     

    Jasper 目前的 60 个模板中的大多数都是根据营销人员的需求量身定制的,他们使用该服务生成博客文章、新闻稿、社交媒体标题和广告文案。还有一些模板可以集思广益产品名称,生成病毒式推文或将长文章提炼成简短的要点。此外对那些需要更发散的内容的用户可以选择自由模式,让 Jasper 从头开始编写任何东西。

    该公司还在开发一些功能,让 Jasper 可以在自己的平台之外被访问。比如一个 Chrome 扩展程序,可以将 AI 定制的副本(copy)带入网络的其他部分。「我们希望增强互联网上的每个输入框,」Rogenmoser 在 11 月说。「甚至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上。你写的每一个字,我都愿意在那里提供帮助。」

     

    ChatGPT 的冲击

     

     

    然而,ChatGPT 出现了。几天之内,人们发现这不仅仅是生成式 AI 的进步,而且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没有人想到 ChatGPT 会这么好、这么快,而且完全免费,」内容营销初创公司 Snazzy AI 的联合创始人 Chris Frantz 说。

    当 Jasper 和 Snazzy 等产品在 2021 年初推出时,GPT-3 仍然需要高精度的提示才能反馈优秀的成果。这使得文案初创公司变得更加重要,因为它们弥合了 AI 语言模型的庞杂与终端用户的功利需求之间的鸿沟。

    但 ChatGPT 彻底改变了这种关系。「你可以对 ChatGPT 说,生成一篇关于 X 的博客文章,就能得到很好的结果。这就是你所要做的一切,」Frantz 说。「因此,基于提示需求的生态位(像 Jasper 和 Snazzy 这样)突然消失了。」更何况,当用户可以免费获得 ChatGPT 时,谁会为 Jasper 每月支付 80 美元?

    Rogenmoser 说,那一刻「真的让每个人都神经紧绷」。几天之内,他就召集了一个团队来制定一个响应计划,其中包括 Jasper 建立自己的聊天功能——一个像 ChatGPT 一样,可以以对话方式对提问做出响应的功能。(注:该功能于 12 月 20 日推出)

     

    当前,Jasper 已经快速做出应对,在原有功能上推出更多,比如文本生成图片、聊天机器人等。|图片来源:https://www.jasper.ai/

     

    该团队开始考虑为 Airbnb、HarperCollins 和 IBM 等大公司的现有客户构建更多的企业功能。Jasper 还完成了 Outread 的收购,这是一个浏览器扩展程序,可以提高 Google Docs 和 Microsoft Word 等应用程序的语法和流畅性。这里还有另一个额外的好处:Outright 已经拥有 100 万用户,是 Jasper 用户群的 10 倍。

    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Rogenmoser 就从基于文本的 AI 创业领域的种子选手,变成了四面楚歌,需要捍卫自己的地盘。Jasper 很早就抓住了生成式 AI 的浪潮,到目前为止已经证明了自己有能力驾驭它。但现在公司必须证明它可以长期坚持下去。

     

    02 Jasper 的进化和争议

     

    在 ChatGPT 于 11 月 30 日出人意料地发布的两天前,The information 的作者 Arielle Pardes 到奥斯汀西郊的 Jasper 办公室拜访了 Rogenmoser。

    从外面看,这座大楼就像一个普通的办公园区。但在里面,Jasper 总部让她想起了十年前开始在旧金山 SoMA 区出现的初创公司办公室。那里有桌上足球和乒乓球桌,玻璃罐子里的零食和自助餐厅风格的桌子,员工们每天都在一起吃午餐。一间会议室被改造成了高尔夫球模拟练习室。Rogenmoser 拒绝给自己专门的空间,而是采取扎克伯格式的风格,坐在开放式办公室中间的一张桌子上。

    Rogenmoser 个子非常高,6 英尺 8 英寸(2.07 米),但他高耸的身高与小时候跑去参加校友返校节的孩子的激动形成对照。作为一位掌管十亿美元公司的 CEO,他异常坦率。当被问及在堪萨斯州立大学学习市场营销的经历时,Rogenmoser 承认,他更专注于成为校园里「兄弟会」最好的小伙,而不是他的学术。他说自己逃过很多课,偶尔考试作弊。

    Rogenmoser 描绘道,「Jasper 是激进的!」这点与 Altman 不同,Altman 创立 OpenAI 是出于一种深刻的信念,即 AI 将开启一个「富足(abundance)」的时代,造福全人类,Rogenmoser 只是想致富——或者,用他的话说,实现「一定程度的财务自由」。他回顾了 Jasper 取得突破前的八年坎坷经历,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坚持不懈的故事。

    他最初的创业想法,是想做一个「兄弟会」招聘软件,这与他的大学经历有关。但他自己也承认,这是个坏主意。后来,他和大学时的两个朋友 J. P. Morgan 和 Chris Hull 创办了一家小型营销公司,为网站内容、Facebook 广告和搜索引擎优化提供文案服务。Rogenmoser 和他的朋友都不具备这些技能,所以他们把工作外包给承包商,并从中抽取利润。

     

    Morgan、Rogenmoser 和 Hull 花了八年时间尝试创业点子,最终凭 Jasper 一起发家致富。|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Morgan 和 Hull 最终成为 Jasper 的联合创始人。自学编程的 Morgan 是三人中唯一拥有技术技能的人,他建立了 Jasper 的后端,并担任首席技术官。作为首席运营官,Hull 负责人事和运营。这三个人从认识彼此起就知道他们想要一起工作,都喜欢打高尔夫球,并有许多相通的美国中西部价值观——他们共有 10 个孩子。

    成立营销机构后,他们开设了一门在线课程,教其他人营销知识。通过这门课程,他们获得了数千名从事广告、传播和销售工作的人的电子邮件地址。为了帮助推销他们的课程,Morgan 在他们的网站上建立了一个小弹出窗口,以提高转化率。因为效果出奇地好,所以他们把它变成了自己的业务,名为 Proof。

    2018 年,Proof 被 Y Combinator 接纳,之后融资 200 万美元,并发展到 15 名员工。但这家初创公司一直难以扩大规模。Rogenmoser 说:「我们一直不知道如何从一个功能做到一个平台。」2020 年底,他解雇了 Proof 公司一半的员工,并承诺在公司弄清楚如何修复业务时重新雇用他们。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Rogenmoser 在 Twitter 上看到人们谈论 GPT-3。OpenAI 在 2020 年夏天推出了这一模型,AI 圈内人对它所代表的东西几乎垂涎欲滴。GPT-3 建立在 Transformer 模型上,是一种神经网络,可以推断从互联网上抓取的大量数据之间的关系。

    在牛津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简史》一书的作者 Michael Wooldridge 说,Transformer 模型提供了「围绕自然语言交流的更广泛的能力」。在这之前,OpenAI 已经建立了两个模型,但 GPT-3 以其庞大的训练集而闻名。Wooldridge 说:「它训练了 5000 亿个单词——基本上是整个万维网。」

    2020 年底,OpenAI 向开发人员开展了一个小型内测,以了解他们如何在现实世界中使用这项技术。尽管内测名额非常有限,但 Rogenmoser 利用他在 Y Combinator 的关系(Altman 之前是 Y Combinator 的合伙人,不过他和 Rogenmoser 从未见过面),在 12 月就获得了访问权限。只有少数开发团队可以使用 GPT-3,这让 Rogenmoser 和他的伙伴们在开发产品时占据了重要的领先地位。

    一旦他们开始尝试使用 GPT-3,他们就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用它做什么:接触到与用 Proof 相同的客户群,但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功能。Morgan 制作了一个原型,团队将其命名为「对话式 AI(Conversation AI)」,Rogenmoser 就将其拿给一些企业客户,看看他们的想法。「我卖这个个性化软件已经两年了,它只是个小虫子,」他说。「但有了这个,人们都从椅子上掉下来了。」

    「对话式 AI」于 2021 年 1 月推出,后来团队将产品名称改为贾维斯,以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在《钢铁侠》中的 AI 管家的名字命名,但在收到漫威的勒令停止通知后,又将其改名为 Jasper。

    使用该平台的费用是每月 29 美元,推出时有 8 个模板。其实,它并不是第一个将 GPT-3 应用到市场上的公司,其他创业公司,比如 Copy AI,早已开始利用 GPT-3 来撰写文案。但基于 Proof 时期的积累沉淀,Rogenmoser 掌握着一本庞大的营销专业人士通讯录,可以将其作为潜在客户发展。

    推销 Jasper 就像向人们展示如何使用它一样容易。Coatue 资本的联合创始人兼高级董事总经理 Thomas Laffont 将他对 Jasper 的最初演示描述为一次「神奇的体验」,就像看到第一代 iPhone 一样,让他相信世界即将发生巨大变化。在这之前,Coatue 已经投资了其他人工智能公司,但 Laffont 很喜欢 Jasper 的团队,他说这个团队「斗志十足,视野开阔」。

     

    2018 年,三位创始人在 Y Combinator 演示日的余暇,「花了大量时间在豪华浴缸里梦想着征服全球」。|图片来源:The Information

     

    同年 10 月,Coatue 与 Insight Partners、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等公司一起参与了 85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这使得 Jasper 成为历史上最快达到独角兽地位的创业公司之一,在融资低迷的一年里,Jasper 也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例。

    「他们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Laffont 说。「Jasper 处于领先地位,产品与市场明显契合。他们还敲定了一批拥有各种专业知识的优秀投资者。」甚至,他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客户渴望利用生成式 AI 的魔力。所有的迹象都指向正确的方向。然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式地,OpenAI 杀进入了聊天应用领域。

    半个世纪以来,未来主义者一直在想象一个技术进步导致人和机器完全融合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智能机器可能会有效地使智人物种(Homo sapiens)进化,就像火的使用导致人类智力的飞跃一样。计算机科学家 J. C. R. Licklider 在在 1960 年的一篇著名论文中将这种现象描述为「人机共生」。并非计算机取代人类,Licklider 将他们的关系想象成一种伙伴关系,「人类将设定目标,制定假设,确定标准,并进行评估。计算机将完成可程式化的工作。」

    我们似乎从未如此接近这一现实。GPT-3 的发展已经带来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可能性:它可以立即生成数百行代码,完美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或者为解决地缘政治冲突提出建议;它可以比 SparkNotes 更好地撰写新闻文章、起草学术论文和提炼小说主题。

    像 GPT-3 这样强大的文本生成器的影响是深远的,保护其用户的责任主要落在了它的制造商 OpenAI 身上。但是,为这个新世界构建基础设施的初创公司也将面临抉择:人工智能为谁服务以及它如何被使用。

    早些时候,Jasper 将自己定位为一种提高文案工作效率的工具。Rogenmoser 说,「我们所有的营销都是关于我们如何让你成功。在英雄的旅程中,我们的客户就是英雄。」但没过多久,用户就为该产品提出了不那么英雄的用例。一些人利用 Jasper 来帮助完成家庭作业或撰写学校论文。一位博主写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可以确保你的论文是原创的,没有抄袭,而且它可以用你事先指定的任何格式来写任何主题。」

    当被问及 Jasper 将如何应对他的产品「颠覆」教育的潜力时,Rogenmoser 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他说,「如果我们让每个人都变成不会说话的哑巴,那就太糟糕了。」

    他认为,像 Jasper 这样的产品并不预示着思考的终结。还有其他评估学习的方法,比如口头报告或苏格拉底式的辩论。也许学校论文无法在 AI 革命中幸存下来,但 Rogenmoser 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我想说,20 年前的人们可能认为学习完美的拼写是很有价值的学习,如果你不能正确拼写一些东西,你就不能过上好日子。」可拼写检查程序的出现挑战了这一假设,但并没有完全取代思考或学习。

    「我绝对不赞成作弊,」他补充道。「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认为学校必须弄清楚这一点。」

    关于其他「灰色」用途,Jasper 的一位客户成功代理人称,她偶尔会看到有人试图用它来生成色情和其他明显的性内容。对此,Rogenmoser 说,这些用例违反了 Jasper 的内容政策,该政策还禁止诽谤、歧视和非法内容。

    新兴技术的发展历史表明,Jasper 将假新闻、种族主义阴谋或厌恶女性的偏见引入专业营销活动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谈及对于人们如何使用 Jasper 的这些顾虑时,Rogenmoser 似乎过于乐观,OpenAI 的 Altman 也有这样的特点。Rogenmoser 说,他「不习惯」玩世不恭,并一口气说出生成式 AI 可以承诺的几件伟大事情,比如帮助有阅读障碍的人更好地交流。

    他停顿了一下说,「我确实担心 Jasper 会成为一家实际上没有做任何好事的公司,Facebook 可能在这个阵营里。看起做了这么多事情,在马克·扎克伯格把他的人生都投入进去后,如果这家公司不存在的话,那几乎会更好……我不想几年后我也意外地处于这样的境地,然后想——该死,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03 依赖 Open AI 的风险与出路

     

    如果你把 Rogenmoser 和 Altman 放在一起,你会注意到不止几个相似之处:他们都是 30 多岁的白人,在美国中西部长大。他们都自称为理想主义者,都是创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特斯拉的股东。他们都在 AI 淘金热中变得富有。

     

    Open AICEO Sam Altman|图片来源:Vox

     

    但是,当 Altman 已经成为 AI 开放海洋中的鲸鱼时,Rogenmoser 更像是一条鮣鱼(remora),这是一种附着在鲸类动物身上并以残骸为食的鳍状鱼。OpenAI 需要像 Jasper 这样的合作伙伴来支付账单,但对后者的需要程度,远不如 Jasper 对 OpenAI 的依赖。

    Foundation Capital 的合伙人 Joanne Chen 表示,Jasper 对 OpenAI 的依赖是她在 2021 年投资其种子轮和 2022 年 10 月投资其 A 轮之前标记的「最大风险」之一。「但从那以后,」她说,「我认为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了。」

    Meta、亚马逊、英伟达和谷歌等公司正在开发的其他大型语言模型的数量让 Chen 感到鼓舞。Jasper 已经开始在其产品中整合其他开源模型,如 GPT-J。「这些模型正在变得越来越好,我们正在拥有更多的选择。」

    对于 Jasper 的客户来说,他们是否坚持使用这项服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效果是否优于竞争对手。在线营销机构 Postweld 的设计师和网络开发人员 Ayrton Mendoza 认为,由于 Jasper 的模板设计方式,Jasper 在文案任务上仍然优于 ChatGPT。

    Mendoza 过去曾在 Fiverr 等网站上雇佣自由职业者,为他制作的网站撰写营销文案,但这个过程既昂贵又耗时。他谈到 Jasper 时说,「节省了很多时间,你可以在几分钟内写一篇整篇文章。」Mendoza 最喜欢的功能是 Jasper 能够改变语气,让电子邮件听起来更欢快,或者让广告文案更幽默。

    「我可以随时做这些调整,而不必像雇佣兼职作者时那样来回发消息。我需要经常问,你能这样说吗?或者,你能用不同的语气吗?」Mendoza 说。「我还试过要求 Jasper,像乔·罗根那样写,或者像伊隆·马斯克那样写。」结果很有趣,有时甚至准确得惊人。

    但也有客户表示,Jasper 的产品运行良好,但还不足以证明其价格的合理性。

    创意工作室 Chromaspring 的创始人 Grant Tucker 说:「我用了几个月 Jasper,但我能够在 10 分钟内从 ChatGPT 获得更好的内容输出。」Tucker 发现 Jasper 的预设模板限制了范围,他更喜欢 ChatGPT 的对话界面,这使得修改更容易。

    最近,他要求 ChatGPT 总结他与阿迪达斯合作的一次活动。他说:「它给了我这个粗略的简短介绍,我能够用指令来调整——让这个更长,不要谈论关系有多密切。」总的来说,他对这次体验感到满意。「与 Jasper 相比,ChatGPT 没有花里胡哨的功能,但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Rogenmoser 认为这很好。他认为 Jasper 的未来更像是一个企业平台,就像 Atlassian 或 Slack 一样,公司可能会花钱将其集成到他们的工作流程中。「ChatGPT 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它缺乏,而且可能会继续缺乏大企业想要的所有功能,」他说。「我们认为自己是一家帮助企业引入 AI 的公司。」

    其他初创公司也希望这样做,将一系列新的企业产品推向市场,这些产品将 GPT-3 引入电子邮件、短信和网页浏览。Rogenmoser 非常乐观,也不太担心这种竞争。「我们通过快速、好斗来达到这一水平,」他告诉我。「这就是我们六个月后赢得一席之地的方法。」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具有科技的商业洞见。

    特黄把女人弄爽又大又粗毛片
    <table id="suuwu"><noscript id="suuwu"></noscript></table>